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七月,没看到心中的安生  

2011-07-20 22:36:45|  分类: 某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没看到心中的安生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如果《七月与安生》这出话剧不是根据曾经被文艺女青年们奉为圣经,捧着她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失恋的安妮宝贝那部著名作品改编的,那么观众应该为昨晚看到了一出合格的商业戏剧而感到满意:友谊、爱情,背叛与谅解,美女海报、原创音乐和明星演员,甚至连喜剧桥段都熨帖地触到了观众们的笑点——只可惜,没有如果。

       盛夏的保利,每当有重要演出开场,门口便一如既往地热闹。大厅里有一群江一燕的粉丝,打着“安生,你好!”的条幅合影留念。我和同去的朋友也藉此微感失望地发现,原来导演没有让江一燕一人分饰七月与安生两角。没想到,这只是这个夜晚一系列遗憾的开始,而这份失望将一直延续到演出结束。

       当大幕拉开的时候,全剧并没有按照小说的时间线从头开始叙述,而是从原作中最具戏剧性的尴尬场面切入,直接把七月、安生与家明三人间复杂微妙的关系推到观众的面前。然而全剧却从这颇有想法的开场向着庸俗一路狂奔而去。编剧和导演努力想把一篇行文跳跃、叙述空灵的中短篇小说讲成一个起承转合全须全尾的故事,为此不惜给原先简洁的文本增加了若干人物,强行把原本仅仅具有符号作用的人物树立起来,赋予他们若干原作设定以外的任务。比如家明,除了最英俊的男人、文学社、攻读计算机这些标签之外,小说并没有像介绍七月与安生的家庭那样给家明更多的背景资料。这原本是一个无需深入刻画的人物,却不得不在编导的操纵下,与七月讨论安生,与安生议论七月,最后还要做出要不要接安生回来的决定,而故事本身并没有也不可能提供足够的资源来支持家明的一举一动,因此家明每每张嘴说出台词时,总能引起场内观众充满荒谬感的哄笑,就丝毫不让人意外了。出于平衡“故事”中的人物关系,充实内容的需要,另外一个面目模糊不清的男人,酒吧老板阿Pan也成了七月与安生的同学,不但从小对安生依依不舍,还要充当插科打诨的丑角。这固然从内容上让《七月与安生》更“像”一出戏,却冲淡了两位女主角感情主线的浓度,分散了观众的注意力。

       为了让把《七月与安生》讲成一个故事的努力有所收获,主创不得不牺牲掉原著一些突出的特点。安妮宝贝充满个人风格的语言,比如安生写给七月信中大量独白式的叙述和描写,仅有极少的一部分得到保留。同时被牺牲掉的还有七月与安生各自的成长,像“她发现她和安生之间真的已经有了一条很宽很宽的河。她知道站在河对岸的还是安生。可是她已经跨不过去”这样丰富的意涵,在一出过于写实的戏剧里是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表现的,只能又一次遗憾地被舍弃。

       平心而论,透过现在已经达成的效果,我们能够看出在目前的框架内,无论是编剧、导演还是演员,都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剧本已经结构成有前因后果,线索分明的完整故事,甚至还让七月与安生在剧终前回到樟树下解开心结——尽管对成年人来说,这样的总分总的叙述方式未免略显幼稚;导演尽力控制剧情在灯光、换景和调度之间的平滑切换下保持连贯,甚至在道具的细节上都做到写实;演员感情充沛而投入,精力集中,极少受到环境的干扰。如果仍然有像我这样的观众感到不满,那大概是因为编导给这出改编话剧设定了原著所没有的底色。在松软而多变的流沙上本就应创作浪漫写意的沙画,而不是坚固而细致的石雕。试想,如果我们以七月与安生一体两面为隐含的基本设定,用原著丰富多彩风格鲜明的语言重新结构一出更具实验性的戏剧,那又将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从专业水平和能力上,我不相信话剧《七月与安生》编导们未曾思考或观察到上面这些问题和可能,那么大概是商业考量将这出戏塑造成现在这个样子。比起抽象的实验戏剧,通俗的三角恋故事一般来说更容易被市场接受,也更容易进行商业推广,吸引没读过安妮宝贝原著的观众进场观看。假设真是如此,那么不得不说做出这样决定的人既缺乏艺术上的敏感,又少了商业上的勇气。

       作为话剧的《七月与安生》本来可以,而且应当成为文化现象级别的作品,很遗憾,最终我们只看到了一出情节近乎庸俗电视剧的三角恋。十年易过,那些曾捧着安妮宝贝享受青涩爱情的文艺女青年们早已自学成才,进化成眼里不揉沙子,胸中云淡风轻的感情专家,那些被先锋话剧嘲笑过的“你爱她她不爱你,她爱你你不爱她,两人相爱注定要分手”的套路万难逃过她们的火眼金睛。所以尽管在演出现场,她们还愿意供应足够多的掌声和笑声,但是今后再谈到《七月与安生》时,她们回味的还将是安妮宝贝那篇万把来字的小说,而不是这部一百多分钟的话剧。

       凭借安妮宝贝原著和江一燕主演这两个卖点,《七月与安生》无疑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但我们会非常遗憾的看到,她最终将成为目下大浪淘沙的话剧市场中若干缺乏个性的卵石之一,被潮水中的恒河沙所覆盖。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