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必也,胡正名  

2011-06-14 10:56:13|  分类: 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的大侄子刚刚降临人世,他父亲我大哥忙着报完母子平安,第一时间便是征询取名的意见。尽管还并不了解这位小朋友个性如何饭量怎样,喜欢什么颜色哪种脸型的姑娘,他父母两大家子上下四辈儿分居三地的几十口子人已经为怎么称呼他忙成了一片。测五行、翻字典、算八字,折腾得不亦乐乎,最终大家作出了一个共同的决定,就是这件事必须慎重决定。

       这也难怪。我们中国人自古重视名教。不光是人,一个地点、一栋建筑,乃至一座城池、一个国家,往往也要就名字的问题反复纠结争论。传说“纸占一千,墨占八百,无火自焚”,藏书阁为了辟火,取名便要带水,比如涵芬楼、文津阁。最有名的天一阁虽然字面上没水,却暗扣《尚书》“天一生水”的典故,包含着周易五行、河图洛书里的奥秘,所以天一阁越千年仍然健在;也有那名字取得不好亡国亡身的,王莽篡位,取国号为“新”,据说就不是什么好名字,十六载后,攒了若干积弊陋规的新朝不再新潮,只好垮掉。

        北京也经历过不少名称的变迁。从城名开始,历史上就有过“蓟”、“中都”、“大都”、“北平”的变更。快板唱得好:“永乐年间雪打灯,北平从此叫北京”,北京这个名字是从明朝才叫起来的。在这座“八臂哪吒城”里,地区街道名称变更也是所在多有。去年夏天的这个时候,“崇文”、“宣武”这两个名字走进了历史,而这不过是一九四九年以来五次行政区划调整中最近的一次。像“和平里”这种大地名,其实是一九五二年为了纪念在北京召开的“亚太和平会议”而取的。如果你不知道这条冷知识,那你大概更不会知道在文革期间这块地方曾经改叫“战斗里”这么富有时代精神的名字。复兴门、建国门,听起来挺积极向上的吧?其实最早是日伪占领期间在东西长安街与城墙交汇处扒开的两个口子,取名叫启明门和长安门。名字里虽然有门,可当时连门洞和门扇都没有,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响应群众呼声,为这两个缺口修葺了铁制拱券,并配上了门扇,改名建国、复兴。几年之后,北京开始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城墙被全面拆除,这两个缺口自然也未能幸免,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实体也完成了一个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的轮回,也折射出不同时代城市管理者的态度。

       胡同是老北京文化的代表性标志之一,传说北京“大胡同三百六,小胡同如牛毛”,它们的名字也都各自的渊源和变迁,现在我们所耳闻目见的也不尽是本名,往往是近音。拿西城的“高义伯胡同”说,听起来像是位年高德昭的老大爷,其实是“狗尾巴”的谐音,这是由俗而入雅。也有些是由实转虚,比如东城有条听名字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三不老胡同”,其实是三保太监郑和的故居,老年间叫做“三保老爹胡同”。北京话爱抄近路,原本的四个音节太长,传着传着变成了“三不老胡同”,本来是实指的地名,传着传着变成了没有实在意义的音节。另一种干脆就是由正变讹,比如东城区有一条胡同叫做汪纸马胡同,原是汪姓纸扎店铺所在,后来纸马叫成了芝麻,卖纸扎的改榨油,除了发音接近,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

       您许看出来了,提起取名这件事,不光是因为我大哥生了个大胖小子,还跟最近北京一起关于改名的热闹事有关。这不前些天真维斯冠名了清华大学的一栋教学楼,结果引起了不少天之骄子的激愤。也不知哪位特别有行动力,把冠名的铜牌泼上了油漆,手段颇似国际章的“泼墨门”事件,我雅不欲相信这是清华学生所为:上大学上到跟泼妇一个水准,跟咸鱼有什么分别?且不说你作为学生对于学校的财产只有使用权,没有一毛钱的命名权,人家真维斯拿真金白银给你们买仪器设备,没招谁惹谁,怎么就无端端的挨一通骂呢?退一万步说,你看真维斯实在不顺眼,听见这仨字就恨不得上吊抹脖子,大可以发动身边的人,在生活中不用他家的产品,不提这个名字,每逢在那座楼上的课就逃去网吧打魔兽;或者去了也不叫它“真维斯楼”,而叫“陈佩斯楼”,慢慢年深日久,真维斯一看这个广告做的美誉度不高,合同期满,不再续约,你的目的不就达成了么——当然,那会儿同学你可能已经毕业多年,手按圣经向星条旗宣誓效忠了,但这样才不失为一个纯粹的美国人,一个高尚的美国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美国人。你看看我,前些年有一位叫吴玉霞的琵琶演奏家兼全国政协委员提案,把北京的胡同都改成地名加数字编号,比如西单五迷三道什么的。对于这种明显不靠谱的建议,咱们在帖子下面的评论就想当文明:“滚蛋!”。哦,不对不对,这么粗鲁的评论只能用“二傻子”这个马甲发,主ID要和和气气地商量:“大姐,请问您去过东四十条吗?再者,您说要不要跟巴黎市政府建议一下,把香榭丽舍大道改名叫凯旋门一街呢?”

       详看报道,上面那位政协委员据说也是好心,她的意思是说北京是个国际化大(请按北京方言读dè,四声)都市,这么改比较方便外国友人认路,据说还能缓解北京交通的拥堵状况——赛,大姐,你还真有想象力呢。这就扣到了我们这篇文章的题目,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万物本来有名,咱们老祖宗里出了孔子这么一位高人,发现要想事儿好办,就得“正名”。结果千载以下,咱们身边的这些名字便被不断被想成事儿的人正来正去,其中有些委实正得不怎么样。与其如此,实在不如让它们自然生长的好,哪怕长出来的是“高义伯”呢,至少还占个原生态。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