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四合院  

2011-05-23 14:36:54|  分类: 某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曾经在《故乡》里抱怨过,像他这样的城里的孩子,在闰土在海边沙滩上看瓜的时候,只见过“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我幼时也曾在四合院中生活,是看过多年这种“四角的天空”的,读到鲁迅这段话便颇不能同意,因为那看四角形天空的日子,恰恰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之一。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一棵也是枣树,属于我那四角的天空是我外祖母的家,东扬威胡同22号老院子,如果没拆的话,位置大概在如今东直门内扬威街一带。小院是我曾外祖父(北京话叫“老祖”,发音却像“老总儿”,不分男女均如此称呼)家的祖宅,那两棵枣树便是他手植的。母亲一系是大家庭,我曾外祖母高寿,而且身体极硬朗,年近九十尚神清目明。凡老人家在,家族便有着较强的向心力,我的外祖母姐妹又都经营了各自的大家庭,子子孙孙无穷匮焉,因此二十五六年前,每到年节,院子里便轻松能聚起二十几人的“大宴”,尚在总角之年的我也随着父亲母亲。所谓大宴,不过是已经成年的孩子们你拎一条鱼,我割几斤肉来,做顿量足些的家常菜。堂屋里坐不开,倘是在冬天,我们几个学龄上下的孩子们便用小桌去旁屋单开一桌。大人们在正房喝酒聊天,我们这些孩子在厢房里也自成一统。这里有我的表哥表姐,还有我姨姥姥的孙辈们。舅姥爷的小女儿——论着我们该叫姨的,年龄反而最小。孩子们可不管辈分如何,自有自己的秩序,她便总愿意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表姐背后。而男孩子们则聚在一起,吹嘘各自在幼儿园大班或者小学低年级称王称霸的“光荣事迹”。夏天,大人们在院子里摆下桌椅,乘着那两棵早已高过屋脊的枣树的荫凉高谈阔论,街里都能听见。偶尔会遇上罡风骤起、乌云四合,几十口人赶紧手忙脚乱地往屋里搬运家什,热热闹闹乱乱哄哄的气氛更是和乐融融。一阵雷雨过后,会打下一地青红的枣子,捏捏有些软的便是熟了,洗洗就能做晚饭后的点心;硬梆梆又还通体青色的则以放在罐子里用酒泡上,做成醉枣也别有一番味道。大人小孩在雨停之后忙着在地上捡枣,外祖母姐弟们则陪着老祖在屋里休息聊天,所谓四世同堂天伦之乐,无过于此。

       人生不满百,老祖在九十四那年走了,一棚白事虽是简办,但因人口众多,也显得颇为壮观。外祖母姐弟和他们的孩子们在京外和城里都有各自的住处,又听说附近已经开始拆迁,当时的补偿似乎并不理想,便商量着将小院便宜出手,也免了睹物思人的苦楚。从那时起,全家人便再也未曾如以前一般在一起聚会过。十几年来,我的外祖父母辈也纷纷谢世,家人往往只有在这时才能聚得齐些,如此情境之下,当然也不可能有当年捡枣时的气氛,往往只是围坐在饭店的餐桌边说些客套话。只有在聊到小院时,我的父母辈们眼中才会闪过激动的光芒,露出些许轻松的笑容。

       庞大的帝都从不理会人们对往昔的回忆和惆怅,只会不停的向外平摊和扩张。今年,我家在东五环外的新房装修完工,一家人欢聚之余,我特地陪母亲回东直门一带故地重游,去小院曾在的地方踏看。如我们所料,不但小院和枣树早已踪迹难辨,连母亲和我先后就读过的东直门小学也已经大拆大改,翻修成一座社区敬老院。回程路上,难掩失望之情的母亲和我谈起她和她的表姐妹、表兄弟们在小院玩耍的童年乐事,而今他们也已经天各一方,即便同在这巨大的北京城,也经年难得一晤。关于四合院的回忆和大家族的温暖亲情,大概也将尘封在他们和我们的脑海深处,值得珍惜,却永难再现。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