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德纲失徒 焉知非福  

2011-04-06 16:03:01|  分类: 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帮杂志写的文化观察文章,救急用,自己抄了自己一大段,不看也罢。

 


       近年来相声界除了名家前辈逝世的消息,大部分能上娱乐版头条的新闻都与德云社和郭德纲有关。2010年的头条里,比起一时甚嚣尘上的德云社与北京电视台的冲突,何云伟、李菁和曹云金这几位徒弟、师弟、创社元老的出走,对德云社当下业务和今后发展的影响更为深远。不过,这一出师徒反目对于广大相声爱好者乃至他们自己却可能是件好事。


       就在郭德纲和北京电视台纠纷发生几天后,去年8月6日凌晨,德云班主郭德纲的顶门大弟子何云伟(何伟)、师弟李菁在博客上宣布退出北京德云社。何李二人此前已较少在德云社的常规演出中亮相,据说在出演电影《龙凤店》已有德云社外的经纪人随扈。何李退出后,德云社开展了一系列的停演整顿活动,和旗下的演员重签了合同,曹云金则是在此时认为合同条款“太犀利”,违约须赔偿100万,未与德云社续约。此前曹云金便多次未参加德云社的集体演出,其中甚至包括历来是德云社全体演员一齐亮相的上年年末封箱演出,此后更是与德云社渐行渐远,还发生了被德云社的演出剧场张一元茶馆拒演事件,最后终于在去年12月初的新书发布会答媒体问与德云社关系时表态“没签合同,没有业务往来,我已经有了新的舞台。”

 

       德云社重要成员退社,此番也不是头一遭。不提德云社声名鹊起之初悄悄离开的潘云侠和张云雷,2008年,有“德云社秀才”之称的徐德亮(徐亮)携搭档王文(惠)林先生宣布退出,当时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尽管如此,其对德云社的影响和给观众的“惊喜”也和此次何李和曹云金的离开不可同日而语。


       从师承的亲缘上说,何云伟和曹云金是郭德纲本人和相声界都承认而且第一批办摆知(曲艺界的拜师仪式)的弟子,其中何云伟更是顶门开山大弟子,曹云金也是自幼随郭德纲学艺,详情在郭德纲为曹云金新书《金声金事》所作的序言当中均有叙述。有意思的是,这篇序是曹云金尚未退出时郭德纲写给他的,用曹云金自己的话说,“这是个纪念”。而徐德亮本门的艺术是单弦、京韵和八角鼓,相声则是由爱好而带艺投入张文顺先生门下,与班主郭德纲师承相隔甚远。明确关系后不多时,张先生即患沉疾,师徒云云,观众冷眼瞧着,也是有名无实居多。当初的徐王退社事件发生后,张文顺先生更发布声明,收回按自己门墙所排徐德亮艺名当中的“德”字,师徒情分决绝,由此可见一斑。


       从共患难的经历上说,郭德纲自己所述的各种版本的创业史中,李菁都是重要成员之一。无论是在后台比前台人多、最少时仅有一个观众的华声天桥,还是三个人盯一整场的北京相声大会,抑或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演员打着快板儿上街招徕观众的大栅栏,都有李菁的身影。而徐德亮,按照郭德纲的说法,是从湖广会馆时期才搭班儿演出的朋友而已。

 

       从艺术水平而言,徐德亮王文林的搭档在德云社的小剧场演出,七个节目只能排到第三、第四个出场,商演更是鲜有参加,这也是二人出走的原因之一。而何李、曹刘(曹云金、刘云天)两对搭档,均已在德云社的不同剧场中承担攒底(最后一个节目)演出的重任。何李、曹刘在德云社中的分量可以说是仅次于郭德纲和于谦,原先遇有人员齐整的大型商业演出,最后三个节目的演出顺序从后向前固定是郭于、何李、曹刘,他们的离去,不啻去了郭德纲的左膀右臂。


       而今以上诸多事件的余波已渐渐平息,德云社恢复了演出,并改革了管理体制,演员们分为一二三队,演出和排练各成一体。实际上,比起之前表面和气勉强维持之时,这些原来的台柱子出走之后,德云社的其他演员获得了更多的表演机会,尽管大部分演员的水平还和何李、曹云金的水平相去甚远,但假以时日,他们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演员。离开德云社的何云伟、李菁牵头成立了“星夜相声会馆”,每周均有常规演出,二人还远赴英国为海外华人进行了专场演出,并筹划着今年进行全球巡演;他们甚至还进入了兔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的最新一轮审查,他们不但获得了更为宽广的舞台,而且关于相声与郭德纲不同的理解,也能在今后的作品当中得到展现。曹云金则走上了更为多样的发展之路,除了主持电视节目,每周六在北京西城胜利电影院的“满座剧场”进行演出之外,还回到天津举办了专场演出,甚至联袂瞿颖跨界主演了知名编剧俞白眉创作的话剧《分手大师》,同样取得了良好的反响。看来俗语“人挪活,树挪死”所言非虚,除了伤感情之外,这次出走对各方都是利弊互见,甚至是利大于弊的。


       抛却眼前的具体利益和短期发展不谈,何云伟和曹云金的出走,对于相声,甚至是对于郭德纲的相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两人之中,何云伟是从小爱好相声,十几岁时带艺拜郭德纲为师,表演上既承继了郭德纲火爆的风格,又独有一份得自天性的活泼,更能博采众家之长,一段《卖布头》除了乃师的传授之外,细品还有诸多名家的味道,柳活(学唱)表演更是像模像样,在当下青年一代的相声演员中可谓木秀于林。曹云金身材颀长,容貌潇洒,表演风格集“帅卖怪坏”于一身,特别是近年的表演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既没有初上舞台时的青涩,也少了中后期在德云社表演时过于刻意的调笑。无论是何云伟还是曹云金,他们的表演均是在郭德纲的指导下打牢了基础,表演中均包含着鲜明的郭德纲风格的烙印,他们离开德云社自立门户,反而扩大了郭德纲相声风格的传播范围。无论是以从业者还是爱好者的角度讲,有更多的剧场表演相声,有更多的观众到剧场去听相声,都不失为一件美事。


       尽管从同行的角度看,各自顶立门户的何李和曹云金与德云社的各个剧场间可能会存在竞争,但从目前的上座情况看,星夜相声会馆、满座剧场和德云社天桥剧场、三里屯剧场每场的观众人数都很理想。早年间梨园行中也有一段关于师徒对台,在艺术上一争高下的佳话,那便是声动一时的梅程对台。程砚秋较梅兰芳年轻十岁,在梅兰芳声名大噪之时,程砚秋还是师从梅兰芳的一个小演员,其后却能根据自身嗓音气质特点,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名列《顺天时报》1927年评选的“四大名旦”之一,与梅兰芳恰成劲敌。程砚秋成名之后,曾在平、沪两地两次与梅兰芳前后或同时演出,对台双方的演出非但均获得极大成功,扩大了京剧的影响,而且不伤二人师徒情分与同行和气,至今仍传为美谈。当然,昔日之事与今日之事有可比之处,也有不可比之处,且不论艺术成就的高下,梅程二人是打对台不伤和气,郭、何、曹师徒是先伤和气,再打对台;尽管如此,这种良性的竞争对于提高演员的艺术水平,扩大本艺术门类的影响力和观众基础还是颇有益处的。


       郭德纲自言非常尊敬的相声前辈马季老师曾说过:“我太爱这门艺术了,我太不喜欢这门艺术里的人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行业里师徒反目,兄弟阋墙的事所在多有,屡见不鲜。但是作为爱好这门艺术的普通观众,我们大可以不去关心这些所谓内幕或八卦,而专注于观赏更优秀的作品和更出色的表演。假若各走各的能让他们共同的事业更加精彩,则既是他们各自的福分,也是喜欢他们的观众的福分,既如此,倒不如干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分开就分开吧。

 

     【补记:好像把何云伟和曹云金夸太狠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