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2011-04-06 14:45:22|  分类: 某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声剧《六里庄艳俗生活》的前世今生


       题记:一千个人眼中虽然可能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决定观众在剧场里看到的那个哈姆雷特是什么样子的,可能就是那核心的两三个人,无非编剧、导演、演员而已。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六里庄艳俗生活》演出海报


        9月11日,相声剧《六里庄艳俗生活》作为2010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的参演剧目之一在蜂巢剧场上演。故事发生在大唐盛世的长安城和东郊六里的一个小村庄之间,几位出身不同、各怀心事的人物在“梦幻无痛”的长安城和真情实感的六里庄之间游移徘徊,演绎着一段段现实、批判现实乃至超现实的剧情,也带领着观众的情绪在悲喜之间起起落落。


       剧终谢幕,导演一弛在掌声中上台向观众致意。在演后谈开始时,导演开玩笑似地说到,“如果这出戏有什么可取之处,都要归功于这出戏的编剧‘东公’;如果排得不好——都赖台上这仨演员”。听了这段话,不明就里的观众也许会一笑而过,而对演出前的情况有所了解的观众则知道,这个玩笑对于导演一弛可能开得并不轻松。在当天的演后谈中,就有专业从事相声工作的观众用术语提出了激烈的意见。


       比部分观众的质疑更为严重的是,《六里庄艳俗生活》的剧作者也对这个演出版本并不认可。演出前十天,编剧东东枪在博客上发文表示“我本人不会前去观看此次演出。同时,也不鼓励我个人的亲朋好友、我博客的读者、以及喜爱【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的朋友们观看此次演出——无论您已经拿到门票,抑或只是心存期待。”


       为何编剧会对自己作品的舞台呈现有着这么大的意见?这也许要从《六里庄艳俗生活》的前身“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说起。


       缘起——六里庄是什么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现在开始广播。”如果您发现周围有人在听到这貌似寻常的句子时,露出会心的微笑,那么八成他或她也有几个叫做叶四姑、石胖子、沈三变这样名字奇怪、未曾谋面的朋友,渴望穿越时空,成为大唐长安城东一个叫做六里庄的地方的村民。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是东东枪在2006年初起的一年间录制的一个系列播客,时间背景架空在大唐“靠谱元年”或者“庆灵九年”等等,地点在长安城东六里的一个叫做六里庄的小村子。电台主播是六里庄广播站的站长李有鬼,他后来又兼任了六里庄的地保。作为这家电台的创造者,东东枪自己是这么描述她的: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是唐朝时我国国内无数优秀民办广播电台之一。我们一贯秉承着‘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偷着乐’的专业精神,为世界各地不同年代不同社会及文化背景下的听众提供高质量的精神食粮。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一向把‘以扯蛋反击平淡,以庸俗超越通俗’当作立台之本,并会在可预计的未来将其坚持到底。”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一经推出,便在广大网友当中迅速传开。2006年间,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总共制作了十六期,其中“新闻乱播”、“李有鬼故事馆”和“庸俗歌曲大点播”等经典栏目更为听众们津津乐道。由于传播渠道众多,这些音频至今被收听下载过多少次、有多少听众已不可考,不过据东东枪本人估计,最多时可能全世界每天有几万人次在收听。当年10月11日,第十六期节目发布后,六里庄再没有上线新的节目。2007年2月,东东枪正式在博客上宣布暂停更新。


       在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停播后一年,东东枪在博客中透露他正在创作的一个新作品的相关情况,“与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有关,但不是原先的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的那些形式”,这便是我们在这里谈论的相声剧《六里庄艳俗生活》的剧本。又过了约莫有一年半的时间,东东枪和他大学期间的相声同好们将这部戏搬上了“对外生意买卖大学”的舞台,获得了同学们如潮的好评——演出结束后,有数百位同学排队等待海报的签售——这个版本被东东枪称为Beta版。再后来,就是前文我们提到的《六里庄艳俗生活》在蜂巢剧场的演出。


      也许正像“庸俗歌曲大点播”里唱得那样,“你的心里有一个地方,你可以叫他六里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一个六里庄,这也使得这出戏的主创们在艺术上发生了上面提到的争议。


       A面——编剧的话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编剧东东枪在Beta版的演出中谢幕


       在编剧东东枪的心中,六里庄是个有一群稀奇古怪的人在认真活着的地方。


       对于这场围绕着六里庄的争执,即便所有人都能理解这只是不同艺术观点和创作手法的交锋,东东枪也显得不愿多谈,而是更多地谈了他心目中的《六里庄艳俗生活》和关于这个戏下一步的想法。他认为,这出戏应该是一个更多以文本本身的力量打动观众的作品,而表现形式应该相对朴实。在采访中,他一连用了六七个“朴实”来强调这一点。在之前Beta版的创作中,这一点也得到了贯彻,舞台并未做太多装饰,只挂起了提示场次的“秦时明月”、“良辰美景”、“长安市上”和“轻舟已过”四幅手书条幅。尽管舞台设置简单,他对于自己的作品还是有着强大的自信,在写给青戏节的编剧的话中,他说“本剧是我创作的第一部相声剧,目前尚不是十分满意。但应该已比当前大陆话剧舞台上的大部分同类作品要好一些”。


       也许在编剧的心里,除了艺术观点的不同,更多的是对六里庄这个作品的浓厚感情:


       “我爱六里庄,我是六里庄村中的一员。村中那些可亲可爱的古怪村民,皆是我的亲朋故友。多年来,他们每一个都活在我的心里。他们仍生活在大唐国都长安城东六里的那个小小村落里,认真生活、努力快乐。我不忍让他们面目全非,更不愿让六里庄变了模样”。


       B面——导演的话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右一为导演一弛在演后谈中


       作为资深电视编导,多家卫视强档综艺节目的主创之一,一弛总爱谦虚地称,自己涉足话剧纯属玩票的业余活动。在他看来,这场小争执只是两个时间表都很紧张的人由于沟通少造成的。“早在东东枪08年写出这个剧本的时候,我就想帮着他把这个作品做出来了,只是由于彼此都很忙,所以一直没能落实,后来他在学校自己做了一版,那个我也到场去看了”。一弛和东东枪的私人友情,可以追溯到几年前在小剧场听相声,同在票房活动的时候。“所以我做这出戏的心态,和专业的话剧人士确实有所不同,更多是为了帮助朋友实现一个梦”。


       尽管无论从创作到制作,一弛都比较谦退,但在青戏节这个版本的舞台呈现当中,有一些极具创新性,令观众眼前一亮的设定则体现了他的创作能力。第四幕中,一弛设置了一个刘美丽的灵魂在三个躯体当中游荡的情节,极具戏剧性,也获得了观众的一致认可。


       看来他也不像自己说的,纯属业余么。


       旁白——演员的话


       如果说在导演和编剧之外,还有谁能对观众看到的人物产生重要影响的话,那无疑就是演员了。对于前后两个不同的六里庄,演员们同样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演的这个,真的不是六里庄。”在看完9月11日的演出之后,上一版《六里庄艳俗生活》里王坏水的扮演者“野外的酒鬼”(下称酒鬼)在微博上这样记录自己的观感。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图右为Beta版“王坏水”的扮演者野外的酒鬼


       酒鬼和东东枪是四年的大学同学,在校期间便曾多次合作过话剧和相声专场表演,六里庄在校内Beta版演出时,提示场次条幅就出自他的手笔。今年六月,他们刚刚共同完成了“十年不觉笑”相声专场演出,以纪念在“对外生意买卖大学”共同走过的十年历程,而《六里庄艳俗生活》则是这段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段。“我们每一幕都是先笑满全场,然后让大家哭”,至今Beta版的火爆的演出效果还留在他的脑海中,而青戏节版的演出,显然不能令他满意。在和笔者的沟通中,他多次强调“他们是在演剧,我们是在说相声”。


       另一位王坏水的意见则有所不同。


       在青戏节公演版本中扮演王坏水和刘美丽的演员张迪更愿意用“人托戏”还是“戏托人”的区别来说明两个不同演出版本之间的异同。“我们的演出虽然保留了相声剧的形式,但是脱离了相声的口风。如果说相声是在陈述故事,我们则是在塑造人物”。

 

 

几个人的哈姆雷特? - 生于82 -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青戏节版《六里庄艳俗生活》的演员们。从左至右依次为:凤翔、张迪、徐涛。


      和张迪合作的徐涛和凤翔都是专业相声演员,在磨合统一全剧语言风格的过程中,三个人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而本身是表演专业科班出身的张迪,更在塑造人物方面,融入了很多专业方法。“由于原始剧本选取的是相声剧的形式,在塑造人物方面并没有提供太多线索,我就根据自己的想法为王坏水和刘美丽这两个人物设定了动机和性格”。无论张迪的塑造是否符合编剧的原意,至少征服了当天到场的观众。他塑造刘美丽这个角色的过程中,游刃有余地使用了多种方言,表情和肢体语言极为丰富,赢得了全场的笑声和掌声。“现在的观众到剧场里来,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观看演员的‘艺能’,如果单靠文本支撑,舞台上会显得缺乏爆发力,难以赢得观众的回应”,张迪这样解释自己的创作,“这也是一种职业精神”,他说。


       “生活”还在继续


       尽管主创们之间的艺术观点有着这样那样的争鸣,让所有观众都感到欣慰的是,《六里庄的艳俗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一场小小的波折就被从此束之高阁。在采访中我们得知,由东东枪深度参与导演的新一版作品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当中,有望在十月中旬上演。这一版的表现形式上与青戏节演出版本有着比较大的区别,但会吸收其中的重要元素;而比起去年Beta版的演出,剧情上加入了一个比较大的新段落,将全剧推向了更深和更广阔的空间。对于所有六里庄的粉丝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消息。


       采访手记


       作为六里庄广播电台的忠实听众和东东枪作品的长期读者,完成这次采访的过程中,有时需要提醒自己保持一个中立的立场——虽然我对六里庄的感情和创造者东东枪本人不能相比,但毕竟在看戏之前已经先入为主地接受了关于六里庄若干极为丰富的背景信息,这和青戏节版本的主创们为了塑造一个相对独立的戏剧作品而专门去听六里庄所形成的印象是大不相同的。作为六里庄电台的听众,带着成见,去评判一个相对独立的团队制作的六里庄话剧作品,对于后者难说公道。


       尽管如此,编剧与导演的冲突还是无法回避的存在着。1949年以来,我国的话剧制作体制执行的是“导演中心制”,除了曹禺、老舍、郭沫若等少数成名已久的剧作家的作品在搬上舞台时,在文本方面能保证被忠实地再现,其他作家的作品几乎都要经过导演的一遍重新创作。这种现象在实验戏剧的观念深入人心以来尤甚,有时,剧本仅仅是导演创作灵感的一个触发点,实际完成的舞台作品和文本之间的差别不亚于毕加索的抽象派画作和他的模特之间的差别。


       这种冲突也并不仅仅存在于话剧界,在所有重视文本的表演艺术门类中几乎都有体现。在电影界,最近上映的《山楂树之恋》的小说原作者便对张艺谋的电影作品颇多微词。而电视剧界的冲突主要集中在制片人和编剧之间:作为多部热播电视剧的编剧,著名作家石康在2009年率领一批著名编剧牵头成立了一家叫做“喜多瑞”的影视公司,英文名称便是Story(故事),目的是借助这一实体增加编剧在电视剧创作当中的发言权,推广美剧制作中“编剧为王”的制作理念。不出意外,这一举动受到了电视剧领域最有权势的制片人张纪中的反击,双方为此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辩,成为一时的娱乐热点话题。


       究竟以谁为中心?如果要认真分析,或许可以从两方面来思考这个问题。


       一是行业本身的技术壁垒。由话剧到电视剧、电影,从文本到成品的制作难度是一个逐渐升高的过程。环节愈来愈多,分工愈来愈细致。一台制作精美的戏剧,有二十位专业熟练的工作人员足以完成,而一部中等成本的电影,片尾的制作人员名单可能就有数百人,而剧本重要程度、编剧决定权也就在这一专业程度的提升当中被削弱了。所以,对于话剧这种制作的技术壁垒较弱的艺术形式,剧作者的分量相对更重;而对于电影这种工业化生产的商品来说,编剧显然已经不在产业链的核心位置上。


       二是市场认可程度。无论编、导、演,还是制片人,表演艺术的每一个重要环节,都有那么一两位具有高超专业水平和强大市场号召力的人物。在话剧行业中,刚才提到那三位老一辈的剧作家,他们的作品能够得到比较忠实的再现,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其他环节上的主创一般不会自信或自负到认为自己的艺术审美和创作能力超越了这三位大师。在导演环节,也有林兆华、孟京辉和田沁鑫这样市场反馈和专业口碑俱佳的导演。演员方面则有濮存昕、焦晃、徐峥这样观众缘极佳的明星演员。具体到某一部戏,这些环节中谁的市场认可度最高,就更容易在制作过程当中获得更多的发言权。原因无他,因为票房回报是资本最为看重的评价指标。


       回到《六里庄的艳俗生活》。首先,尽管东东枪本人不认可青戏节版的呈现形式,但并不是原作者不认可的戏就一定不是一出好戏,只是在编剧心中,她应该是另一出戏罢了。这个版本作为相声剧而言可能有着种种不足,但在重要的场景设置和呈现形式上有着耀眼的亮点,灯光舞美等各个专业环节也达到了水准以上,孤立地去看,不失为一出成功的小剧场话剧。但是,如果说六里庄是一个梦,那么他首先是作者东东枪的梦。作为播客的六里庄已经经过网友的验证,获得了足够的号召力,整出戏之所以成立,核心也在于六里庄这么一个具有足够吸引力的背景设定,所以不如就把更多的创作权交给东东枪,看他能在舞台上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个全新版本的《六里庄艳俗生活》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十月中旬的麻雀瓦舍剧场,观众们在那里会找到答案。


       (大概其会载于《门里》杂志十月刊)

【补记:写于2010年9月,青戏节后。十月间两次去看了枪导演亲自闯作的《六里庄艳俗生活》,感慨良多。也许恰恰是观感过于丰富和沉重,直至今天也未能动笔落实到纸面上。关于此剧的评论颇多,石不该老师的这篇观感最得东东枪之心,此处一并记下。希望《六里庄艳俗生活》有朝一日还能再度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