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唠嗑,就是不唠嗑

各种靠谱以及不靠谱

 
 
 

日志

 
 

廖道——《创作者是雌雄同体的》  

2011-04-06 10:56:05|  分类: 某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一梅首图讲座:《创作者是雌雄同体的》

 

       创作者或许不止是雌雄同体的,可能还是青春常驻的——2002年,当我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曾经在大学里排演过《恋爱的犀牛》,也许是因为团委老师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第一场演出比较成功,邀请廖一梅来看了第二场。演出结束后,校团委的赵老师请部分剧组人员和廖一梅公款吃了顿全聚德,席间这位大姐姐也不怎么说话,除了夸我们演得“像郭涛、像吴越”外,还客客气气地回答着赵老师诸如“您编过什么流行电视剧”之类的问题。如果话题实在太尴尬,她也会客客气气地笑而不语,眼角堆满了可爱的小鱼尾纹。

 

       上周六下午首图讲座上的廖一梅还是那么客客气气的。八年间,她当了母亲、写了小说、编了新戏,皮肤和身材却丝毫没走样,只是现场站着坐着人太多,不得近前,看不出鱼尾纹是否多了些。大姐姐这次聊了创作、生活、大众审美是臭狗屎,聊了阅读、真理、痛苦和生命的本质。她做不到演讲帝那样声情并茂滔滔不绝,时常要停下来看看底稿,偏头想想要说的话,但她是一个真诚的对话者,用风格鲜明的廖氏话语讲述了她所见的世界:她的心机和手法,她的理解和困惑,她的泥淖和天空。她像八年前一样努力回答着现场听众自我感觉良好的问题,即使不能回答的,也客客气气地保持微笑。

 

       廖一梅可爱的外表和真诚、客气的态度有时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幼儿园老师,但是如果你认真回忆她的作品,就会觉得她其实更像一颗画着Hello Kitty花纹的小型核弹。汉语中的字词和约定俗成的观念在她的小宇宙里被拆解成更隐秘、细微的欲望和需求,经过排列、组合和点化,迸发出链式反应般的巨大能量。她用作品中的人物和语言——按她自己讲座中的话说——冲击着和自我密合生长在一起的硬壳,那经验像刀尖儿进入身体一样崭新而痛苦,也为读者和观众打开了一种未曾见识的认知方式。

 

       在较新版《恋爱的犀牛》里有这样一个场景,不知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为之:当明明第二次递给马路那个重要的道具——钱包时,那个钱包是用层层报纸紧密包好的。这一段,不同的演出版本有不同的设计,有时马路拆到最后里面有钱包,有时没有,剩下的只是一地碎报纸屑。廖一梅在讲座中自我评价说,自己是个严肃的人,相信生活有目的,人们能从中获得某种意义。我仔细想了想,这样的生活信念和她解构的创作出发点一致但又危险。这种想法预置了一个前提,即无论生活还是人本身,都有意义和本质可寻。这相当于考卷上有一道题,我们知道它的正确答案就藏在老师的抽屉里,我们要做的就是去运用各种方法去发现它。这当然也是可能性之一,但是同样可能的是,我们的生活并无意义,和我们密合生长的那些硬壳就像一层层洋葱皮一样,都是洋葱本身,剥到最后并没有一个异质的硬核在等着我们,而是长久的虚无。廖一梅说,她觉得真实的恶比伪善可爱,我也这麽想,但是我不能确定,真实的虚无是否能和虚假的意义做相同比较。如果一个人在剥完洋葱之后,真的只剩虚空和一地碎屑,不知TA的精神世界会不会从此崩塌。

 

       期待年底廖一梅的新戏上演。

 

       【补记:写于2010年3月底。文中提到廖一梅的新戏是11月上演的《柔软》。】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